對上帝要有信心

經文:民數記第十三章1至2節、17至33節、第十四章1至4節

我很高興今天有這個機會可以代表台南神學院來濟南教會請安報告,我一直提醒人神學教育就像是教會的母體,神學教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神學教育若弱,教會就弱,神學教育若是思想偏差,我們畢業的傳道者就會出錯,我們看現在有很多出錯的傳道者,有一個最近畢業的傳道者在佈道的時候,小會議長主持小會時,討論完議案後,他向小會詢問是否可以讓他周休二日,這就是神學教育出問題導致的結果。神學教育若出問題,教會絕對會出問題,所以我們應該要用一些時間,注意我們的神學教育是由誰在神學院作院長、老師,我回想我在就讀神學院的時候,在我讀一年級時,院長作我的班導師,當時的宋泉盛老師在上我們的第一節課時,教導我們要如何讀書、如何作筆記,這影響我一輩子作傳道人時的讀書、筆記習慣,我遇到好的老師,對我們說:「你們要出去!你們要往外走!」講道的稿子要一字一字寫,這個習慣使我直到今天仍然執筆寫講道稿,聖經經文也是一字一字地抄,標點符號照點,從在神學院裡的六年直到現在,我從未改變這個理念,所以各位弟兄姊妹,我們的奉獻不只是金錢上的奉獻,更要決志於神學教育的重視,台南神學院可以說是台灣神學教育的起頭,在黃彰輝牧師那個年代的年輕人不是去考大學,而是去考神學院,那是台南神學院的黃金時期。到我讀神學院的時候,考不上大學的學生才來讀神學院,所以在那時代的神學教育可以說是最強的神學教育,後來這些人在學術界、神學界都極有成就。

他們在神學院中訓練我們,所以在我們就讀神學院時,蕭清芬牧師教導我們,傳道者若是沒有獻身的使命,學生就沒有獻身的意念,所以各位兄弟姊妹,我們在推薦教會青年的時候,也要從這方面著手,鼓勵我們更多優秀的青年進入神學院讀書,也可以鼓勵更多兄弟姊妹,大家一起出錢幫助神學教育的決心,這是非常要緊的。我也非常感謝濟南教會自建堂以來對神學教育的支持以及關心,希望能再加倍,幫助台南神學院讓神學教育影響今日的台灣教會,願上帝祝福我們,我們一同來祈禱。

主,我們的上帝,我們感謝祢讓我們的教會在這裡被建造,來應答祢揀選的愛,我們特別感謝祢差遣傳道師到我們這塊土地,在這裡孕育許多的傳道者,建造福音的信息以及福音的種子,願上主施恩祝福,讓我們透過神學院,特別是台南神學院紀念主日,我們誠心回顧祢對台灣、對這個世界各個地方的關心,讓我們得以見證信息、福音,讓更多人得以享受上帝的救恩,我們在今天早上聚集在這裡,為要透過聖經的話語來學習、反省,願祢的聖神和我們同在,感謝祢,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我們今天所讀的這幾段民數記之經文,在教會出入久的人一定都會熟悉,就是上帝要摩西從以色列民族的每個支派當中,選派一個領袖去勘查迦南地。

可以這樣兩解:民數記第十三章和第十四章這兩章都是記載有關摩西派人先去迦南地窺探的事。這兩章也可自行成為一個段落,都是記載摩西怎樣準備帶以色列人民進入迦南地的事,這也很清楚表示要進入迦南應許之地,並不是憑空垂手可得,而是需要好好準備,除了是需要有潔淨的心靈、對上帝有全然的信心,再者,就是需要做過功課,這就是瞭解對方真正的實力,怎樣應付,而這並不全然都是用武力。就像約書亞帶領祭司繞行耶利哥城,並沒有動用一兵一卒。但攻打艾成就動用多達三萬兵力。這些都是跟事前的準備有密切關係。

第十三章是記載摩西從以色列民族的十二支派中,每支派各選出一名代表進入迦南地去勘查地形,除了要看看那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外,也要看那地方的居民的強弱、國防設防的情形,這些都將成為進入迦南地所需要準備的事務。而當他們去探勘時,發現當地的居民魁武壯碩,有如巨人一般,且農作物很豐富,進而想到自己的民族在流蕩曠野的時間,只有吃嗎哪,想到這裡就自認無法打勝迦南當地人,可能一進去後,就又會再次變成跟過去在埃及一樣,只能當奴隸而已。因此,在這十二支族的代表中,有高達十個支派代表強烈表示反對進去,只有猶大支族的迦勒和以法蓮支族的約書亞兩人,他們的看法是認為既然是上帝應許給他們的土地,就應該進去,一定可以打勝仗。這反對的十個支族後來還將他們心中的擔憂,將他們所看見的實況故意擴大,作不實的報告,且將之擴散到其他個支族去,也就是我們今天所流行的語言「假新聞」四處去傳達,讓以色列人民對迦南地的情景有了錯誤的瞭解,他們並且還強調說絕對不要進入迦南地,也因為這樣,他們傳遞的消息在以色列民眾當中引起一陣極大的恐慌、不安。

第十三章一開始就說「上主對摩西說」,表示這種差派個支族領袖的事,並不是摩西自己的主意,他可說完全聽從上帝的指揮。因為不是他有什麼能力可帶領這群至少超過兩百萬的以色列民眾,何況在曠野一再遇到沒有食物和水的生命問題。若不是有上帝的指引,他們不可能來到快接近迦南地的對岸。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經文的內容:

第十三章1至2節,若是從第十二章16節來看,上帝要摩西選各支派領袖一人進入迦南地去勘查,發出這項命令的地點是在巴蘭曠野。上帝要摩西「從十二個支族中各選出一個領袖」,這裡並沒有說明這些領袖是摩西指定,或是各宗族推舉出來。但可以從以法蓮支族中選出來的約書亞,他原本就是跟隨在摩西身邊的重要助手(參考出埃及記十七:8—13、三十三:11)。因此,有可能這些「領袖」是摩西親自揀選出來具有真實影響力的佼佼者。若是對照民數記在第一章4至15節、第二章,以及第七章記載的以色列各支族的領袖名單來看,就會發現與現在這裡所提供的領袖名單並不相符。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有一個可能,就是前面三章所記載的領袖,都是各支族裡面最資深的,也跟作戰、維護約櫃、獻祭禮儀等有密關係。但現在是要扮演「探子」進去勘查迦南地,需要的是年輕、精力旺盛的領袖

摩西派這十二個領袖去偵察迦南地,這地就是上帝要賜給以色列人的土地。這裡所說的「迦南地」,原本的意思是「低窪之地」。後來又因為迦南人很會經商,因此又有另一個意思是指那是「商人聚集的地區」,這很可能跟迦南人的祖先來自非尼基有密切關係。聖經說這地帶是個「流奶與蜜的的肥沃土地」(參考出埃及記三:8、17、三十三:3,以西結書二十:6)。

但這第2節也可對照申命記第一章22節來看,並不是摩西領受上帝的命令派人去勘查迦南地,而是以色列人民的領袖主動來找摩西,說要先派人進去偵察的,主要是想瞭解「該走的路線和要攻取的城鎮」。

第17節,這節很清楚說摩西要這些偵察隊從巴蘭曠野「向北走,到迦南地的南邊,然後進入山區」。巴蘭曠野原本就是個很空曠的地方,也就是這裡所說的「南邊」,這也是巴勒斯坦地區最乾旱地帶。摩西要他們從這裡開始進入山區,往北走。而「山區」,就是指穿越後來猶大、以法蓮這兩支族的屬地,直到北部的加利利。換句話說,摩西要他們走遍整個迦南地,就是從東邊的約旦河到西邊地中海,北邊就是加利利地帶,南邊就巴蘭曠野。

第18至20節,摩西吩咐這些代表進入迦南地,要注意幾件事:

一是看「那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二是「有多少」人口;

三是「居民」的素質「是強是弱」;

四是當地「居民」居住的地方是否「設防」;

五是「土壤是不是肥沃」;

六是「有沒有樹木森林」。

因為那時候正好是「葡萄成熟的季節」,因此,摩西也要他們「把那裡出產的果子帶些回來」,這除了是證明上述的第一項、第五項、第六項外,更重要的,也可藉此知道這些偵察隊員是否有跟當地居民互動過。因為要帶果子,就需要到市場去買,也從這裡可看出他們是否有膽量。從上述的要求來看,摩西是要這些偵察員去迦南地做一次詳細的調查報告,這很可能與他在埃及王宮的成長有密切關係。

第21至24節,這段經文記載這些派去勘查的探子,確實是有依照摩西的指示前去偵察,也有遵照摩西要求的,這些偵察員帶回了當地生產的一大串葡萄回來作證。

第21節這裡很清楚說明了派去的偵察員的行程,就是從「南邊尋曠野」開始,「一直偵察到北邊哈馬隘口附近的利合」。但在本章第3節說摩西是從巴蘭曠野派出這些偵察員,然後在第26節也說他們回到巴蘭曠野。這樣,可以解釋的是「尋曠野」在迦南地的南邊,是位於加低斯東北處(參考民數記二十:1),而哈馬隘口則是迦南地的最北邊(參考民數三十四:8)這樣南北的距離大約有四百公里遠。依照本章第25節的記載,這支隊伍共計花了四十天的時間才回來。

第22節,這節說這支偵察隊伍來到了「希伯崙」;這是一個城市,當地的原住民族有「亞希幔族、示篩族、撻買族」,這些都是「巨人亞衲的後代」,這表示這些族群都是長得非常高大,而這些偵察員回來時的報告,確實誇大了說詞,說比起他們,自己就像蚱蜢一樣的渺小(參考第33節)。這裡所謂的「巨人」,是從以色列人民來看,他們都是身材比他們高壯之意。但若是從約書亞記第十五章14至15節來看,就會發現後來堅持一定要攻進迦南地的猶大支族代表迦勒,還是有能力將這亞衲這巨人的後裔全都趕了出去。

注意第22節這裡作者有註明說:「希伯崙比埃及的瑣安早七年建造。」這表示希伯崙這個城市發展得非常早,且是個已經很繁榮的城市了,同時也說明了迦南地確實是個很進步的地方。

第23至24節,這兩節可說是整個抗拒進入迦南地的中心經文。

這裡說這群偵察隊伍來到了「以實各谷」這地方,這地名意思是指「一大串葡萄」,果然他們就是在這裡「砍下一截葡萄枝,上面有一大串葡萄,要兩個人用槓子才扛得動」,這句話很清楚在表示迦南地果然真的是如同上帝所說的,是個「流奶與蜜肥沃的土地」。這裡也說他們同時「帶回一些石榴、無花果」等,這些都是迦南地出名的水果。另外還有一種這裡沒有寫出來的,就是「橄欖」。另外一種比較少被提起的,就是「棗子」,這也是巴勒斯坦常見的果實。除此外,迦南地也是個盛產大麥和小麥的地區,也因為這樣,獻素祭最主要就是麥粉和橄欖油。可以理解,這些都是有人栽種的,並不是野生物品,因此,雖然是說他們砍下一大截,也帶回石榴、無花果等果物,也可以說他們向當地人購買這些物品,也順便問了相關的問題。

可惜的是今天已經無法明確知道以實各谷的地點,但應該就是在希伯崙附近地區。當年亞伯拉罕就是在此向赫人以弗崙購買希伯崙「幔利東邊的麥比拉」田地作為安葬莎拉的墳地(參考創世記廿三:19—20)。今天以色列人民在希伯崙栽種的葡萄也是一樣大串連結在一起,需要兩個人扛才有辦法。

第25至27節,這兩節說這群探子在迦南地偵察了四十天後,就回到巴蘭曠野的加底斯。這裡的「四十天」,也可以表示他們確實是盡到了勘查的責任,做得非常詳細之意。因此,他們才能把他們所看見的向摩西、亞倫和全以色列會眾報告。這裡的「會眾」一詞,是指各支族的領袖、長老等。他們同時把帶回來的果子給大家看,這是證明他們確實有完成被付託的任務最好之方式。而他們所帶回來那地所產的果子,也確實證明了上帝應許給他們的,是一片流奶與蜜的肥沃土地。

第28節,雖然在第27節說得很肯定,接續這節的開場白就用了「」字,表示和第27節所提到上帝應許之地迦南,雖說是「流奶與密肥沃的土地」,「但」卻是個可看不可摸的地方,他們提出三個問題表示了心中的疑惑,就是迦南地果真的是上帝要賞賜給他們的土地嗎?

一、「那地的居民很強悍」,這句話在表示就算以色列人想是要用武力攻打進去都會有困難。

二、「他們的城又大又堅固」,這表示就算有武力可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能無法攻下那高大又堅固的城牆。再者,城牆的高大也可用來表示當地的文化、國力等都是很進步又現代化的,因為城牆表示著建築的科技,和文化的記號。

三、當地的人是「巨人亞衲的後代」,這句話跟第一句的「居民強悍」類似,也是流行在當時西亞地帶的一句俗語,表示一個人高大壯碩之意。

他們用上述這三項理由,想要表達心中的想法是:對於上帝說要賞賜給他們的這片肥沃土地,只能從遠處去看而已,想要得到是不可能的事。這樣,從他們離開埃及之後進入曠野漂流到現在,卻又不能進去前面應許之地,結果是只能繼續在曠野漂流,天天倚靠上帝從天上將下嗎哪度日。

第29節,這節是繼續前面第28節特別提到當地有「亞衲的後代」外,這裡孩提到另外的六個族群,包括有「亞瑪力人、赫人、耶布斯人、亞摩利人,和迦南人」等。他們甚至很清楚地說明這些族群分佈的地方,有「住在南邊」的,也有住在「山區」裡的,以及「住在地中海沿岸和約旦河邊」等,這些除了都在表示他們確實是有很詳細地去偵察過每個地區,包括海岸和山區,平原等地帶都勘查過了。他們用這種方式說明,主要是在表示:無論如何,想要進去的途徑都有困難,無論是從海路、陸路,都會遇到這些原住民強悍的對抗,要進去的可能性非常低。

第30節,就在這些偵察隊伍報告後,緊接著是猶大支族的代表「迦勒」聽了,感覺不對勁,因為各支族領袖和長老聽了這十個支族的報告之後,心裡必定會產生信心的動搖。因此,他馬上開口說話好「安撫那些埋怨摩西的人」,這說明了當那些報告者提出上述幾項令人心神不安的報告後,就已經有人開始在埋怨摩西了。於是迦勒接著說:「我們現在應該上去佔領那片土地;我們有足夠的力量征服它。」為什麼迦勒會認為以色列人民有足夠的力量呢?除了對上帝的信心外,沒有更好的理由來說明。除了猶大支族的「迦勒」外,另一位也和他持相同觀點的,就是以法蓮的代表約書亞(參考十四:5)。

第31至33節,雖然有猶大和以法蓮這兩支族的代表迦勒和約書亞認為應該攻打進去迦南地,但這群代表仍舊認為那是很悲觀的事,他們反駁迦勒的看法,很清楚地表示「我們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攻打」迦南地這些強大的族群。這些代表不但反駁迦勒的說法,他們還進一步在以色列人當中散佈有關那地不確實的報告,卻造成民心動亂不安。

當以色列人民聽到這些代表中的絕大多數所說他們去迦南地實地勘查的情形後,他們開始害怕起來,不但這樣,他們懷疑也無法理解上帝要賞賜給他們的土地,竟然是可能再次使他們陷入奴隸悲慘生活之地,怎麼可能是這樣子的呢?他們想要有更好的作為,認為倒不如另選一位領導者來帶領他們回埃及去。不但這樣,迦勒和約書亞他們兩位還遭遇到民眾威脅要打死他們。

第十四章第1節,這節說幾乎是全體以色列會眾聽到報告迦南地的情況後,他們整夜悲歎哀號,這跟以色列人民在埃及當奴隸被欺負受苦時,以及後來離開埃及進入曠野遇到困難時,包括遇到敵人來攻擊、缺水、食物時,也都是如此發出怨言(參考出埃及記二:24、三:9、十四:10—12、十六:3、十七:2—3)。從這裡也可看出那些反對進入迦南地的支族代表,他們在民眾當中所散發出來的訊息帶來之影響力確實是很大。

第2至3節,以色列人民流蕩在曠野時期,發怨言時都會說出相同的話語,就是「寧願死在埃及」,或是認為「回埃及去不更好嗎」,這樣的態度其實就是奴隸性甚重而有的結果。他們當年就是因為在埃及當奴隸過著痛苦的奴役生活,才會發出呻吟求救的聲音,上帝也因此伸出救助的手帶領他們出埃及。但現在卻說不如回去埃及更好,這表示和他們當初想要離開埃及的心志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他們開始又向摩西和亞倫發出埋怨的聲音,他們一直說「我們一定會被殺死,我們的妻兒一定會被擄去」,這些話說明了以色列人民心中的不安、恐懼,但這也顯示出他們已經將當年埃及國王率領精銳部隊追趕他們時,上帝怎樣替他們消滅埃及軍隊的事給忘記了。如果有記得,就不會有這樣的怨言出現。再者,他們在此擔心他們的兒子會被擄去迦南當奴隸,卻沒有想到後來是只有這些孩子,也就是在曠野流蕩時出生的新生代得以進入迦南地,不但不是被擄,反而是成為迦南人的主人,這點也是現在發出怨言的以色列民眾想也想不到的事。

第4節,「他們彼此說」,這是一種共謀的方式。他們共謀一個特別計畫,就是要反叛摩西和亞倫,因此,他們說:「我們來選一個領袖帶我們回埃及吧。」這句話等於是要廢掉摩西和亞倫,用現在用語,就是叛變。但他們忘記摩西和亞倫並不是他們推選了,而是上帝親自揀選出來的僕人。因此,這樣做,等於是公然對抗上帝一樣。

 

現在讓我們來想想這段經文帶給我們的信息:

 

一、不用懷疑,要相信,因為上帝所應許給我們的,絕對是最美好的。

當以色列人民在埃及經歷了奴隸困苦的生活之後,他們呼求上帝的拯救。因此,上帝答應了,並揀選了摩西和亞倫去帶領他們脫離埃及,使他們可以獲得自由,並且答應要賜給他們一片美好的土地可生活。唯一的條件,就是他們要聽從摩西的引導。

但是當他們離開埃及進入曠野之後,每逢遇到困難,就開始抱怨連連,而最讓上帝很難原諒的,就是每次抱怨都是於其死在曠野,倒不如回埃及去比較好。甚至還懷念說在埃及雖然當奴隸,但卻有很好吃的食物,包括有魚可吃,不用花錢;還有黃瓜、西瓜、韮菜、蔥、蒜等好吃的東西,他們埋願上帝只給他們嗎哪吃,也因此表示他們不願意繼續走了(參考民數記十一:4—6)!他們沒有想到到底是自由的生命比較好,還是有美食可吃比較重要?更嚴重的,他們忘記了在曠野流蕩時間,每次遇到困境,例如缺少食物、飲水、追兵等災難時,都有上帝出手救助。他們忘記這種其妙的神蹟是一件件出現在他們身上。這是因為他們沒有將生命經歷到的珍貴體驗,用來反省目前的狀況。因此,當這些探子跟他們說,迦南地的物產確實很豐富,可是他們的人很高大、碩壯,養活自己都不夠,不可能再養活他們,因而認為進去迦南地的結果就是只能當他們的奴隸。但這樣的話很矛盾啊,因為若是養活他們自己都不夠,怎麼變成他們的人都長得「像巨人」呢?應該都是瘦骨如柴才對啊,怎會是吃不夠呢?這就是假新聞帶來的恐慌,也是他們對上帝失去信心的主要因素。

最令上帝痛心的,就是他們卻忘記上帝說要賞賜給他們居住的土地,是真的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一串葡萄就要兩個人扛才有辦法,就是因為物產豐富,才使迦南人碩壯、高大。但要打贏他們,就不是倚靠自己的力量,而是要倚靠上帝的。他們沒有想到上帝把最好的要送給他們,就是要他們全心全意地倚靠祂忠實僕人的帶領,相反的,他們卻想要把上帝忠實僕人摩西和亞倫換掉,想要自己選出新的領袖來帶領。這樣的作為,也等於是對上帝沒有信心,跟反抗上帝一樣,其實他們是在踐踏上帝拯救的恩典!後來上帝發怒了,並且給他們很嚴厲的懲罰,就是凡是二十歲以上的人,也就是從埃及出來的那一代,都無法進入應許之地,因為他們一直帶有「嚴重的奴隸性」特質,這樣的人,不適合進入上帝應許的美好之地。

上帝也給我們這代的基督徒有很好的應許,不是嗎?就是我們信耶穌的人都可以進入上帝的國度,也就是可以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但我們雖然說是這樣相信,卻表現出來的卻常常是懷疑的態度。所謂上帝國的子民,就是以上帝為生命的中心,教會以上帝為中心,若是真的這樣,信仰的態度就是要先謙卑下來才對。但我們看見的,很多現象都不是如此,表現出來的,常常是以自己為中心,認為上帝若不聽他的祈禱,就開始懷疑上帝,甚至對上帝抱怨。這是非常錯誤的信仰態度,跟以色列人在埋願上帝很類似。

 

二、真理往往不是多數人的共識,更不是少數人特有的專利。真理是上帝拯救的恩典,這種真理的信息,最基本的要件,就是誠實。沒有誠實,就談不上真理。

我們看到這些去迦南地勘查的代表有十二位,其中有十位都強調不要進去,甚至認為迦南地雖然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人高馬大,養活自己都不夠,不可再讓我們進去。其實,這是錯的消息,也是故意誇大的話語,且是充滿矛盾的說詞,他們會這樣說,就是因為他們不想要經歷痛苦,只想要平白獲得。結果因為他們用煽動的言論造成以色列人心裡的恐慌,紛紛表示不願意進去迦南地,甚至還說倒不如將摩西和亞倫給撤換掉,找新的領導者。他們對另外兩位堅持要相信上帝的兩位代表—迦勒和約書亞,想要拿石頭打死他們。

十比二,一般人都會接受十,不會相信二。十比二,當然十是多數。但上帝的救恩,是真理,真理不是用多數表決的。申命記第七章7節,作者說上帝揀選以色列人民作為祂的子民,並不是以色列人民比別的族群優秀,也不是他們人數多,相反的,是因為他們是少數,但上帝愛他們,這種拯救的愛,就是上帝特殊的恩典,不是用數字表達的。

基督教信仰有個特質,就是相信上帝。但相信是需要從學習誠實開始。一間教會也是這樣,無論我們做什麼事,決定什麼政策,都要謹記一點:從誠實開始。若是沒有誠實,就算全體一致,也是錯誤!不正確!

我最感難過的,就是近幾年來在基督教會內,常常會聽到有人放出錯誤或是故意不正確的消息,導致教會的信徒在信仰的認知上有了偏差,這點往往是身為傳道者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去導正,有時更嚴重的就是無法導正過來,還會受傷甚重。我們看到這二十多年,咱長老教會裡面就是一再發生這種現象,我們都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上帝的話才是真理。但我們會認真研讀聖經的人很少,想要「查經」的人不多,想要「茶經」卻是很多。我只想問大家,若是我們不研讀聖經,我們要怎樣認識上帝的話語?若不認識上帝的話語,我們又要談什麼是真理?很難!

我們濟南教會的教育館即將在半年後落成,最慢應該在十月就可開始啟用。若是我們的教育館不是以幫助信徒認識聖經為基礎,日子久了,使用就會變質,我們教會的靈性生命也會跟著變質。這也是為什麼以斯拉這位經學教師也是祭司的領袖,回到故鄉重建家園時,積極倡導並帶領返回故鄉重建家園的以色列人民回到聖經裡來的原因。而這也是基督教會經過了一千五百年後,馬丁路德重新出發帶領當時的基督徒重回聖經上帝的話尋找真理的動力之因。這些都很值得我們重新反省和努力學習的功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